麻辣知识网

请经历过许多事的人献言计策,请问你有什么金玉良言给20岁的人?

李二的视界

2021/6/11 20:25:00

请经历过许多事的人献言计策,请问你有什么金玉良言给20岁的人?

其他回答(2个)

  • 路人行歌

    2021/6/13 4:00:36

    一九九八年那年夏天,是我在东北的第二年夏天,难得的夏季呀,高温的天气说过去就过去,还记得那声亲切的起床号。

    我是个自由人,有点类似通讯员的角色,但又不全是。之前在连队新兵训练三个月还没结束,第二个月的时候我就做连部文书了,之后被抽调到营部,师部要掉我走,师长来接我,副营长问我的意愿,我最终没肯走。毕竟我很念旧。也不是我能力有多强,虽然我绘画基础不弱,估摸着那会我的样貌还是很惹人爱的吧,呵呵。不谦虚,有不少人误会我是个女生。【有兴趣的可以看我的小视频】哈哈!



    一九九八年全国洪水泛滥,我所在部队已经接到通知,随时出发,副营长特地找我,让我留守,我呢,当时就显得大义凛然,我强烈要求参加抗洪抢险!【因为营长是刚调来,人事方面不熟,基本没他什么事,而且部队也讲究资格,营长没有付营长资格老,付营长当连长时,这个营长在其它部队还是个学员。之前连队出现大的事件,所以整个团以下干部全部降一级,团降连,连降排,排降兵,很可惜的一位刚提干的排长直接当年复原了】

    对我来说最刻骨铭心的不是风花雪月的感情事,而是这次抗洪抢险的过程,很是难以忘怀!营部兵很特别,当过兵的很清楚,几乎是三不管的状态,当天夜里,随着大部队上了火车皮,具体去哪里,我在带队营长旁边清楚的很,知道是在大庆,大雨倾盆,几乎没有停过,火车皮里非常闷热,躺下来也睡不着,辗转反复,起来尿尿都相当麻烦,开个小小的口子,啊呀,尿起来好难受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下了火车皮,马不停蹄上军车,一路驰骋,毫不耽搁,部队一直在赶时间。

    雨就没有停过,夜里终于赶到了大坝,真不是盖的,营长当年也30好几,我感觉他已经很老了,然而第一个搬起沙袋往前走去,我这小体格也没有犹豫,仿佛有无穷的力气,也抗了一袋紧随其后,各连都井然有序,都没有任何人组织,直接一气呵成,关键时候体现出部队的团结了。

    这里我要发点牢骚了,真心话,真TM的累!一袋沙袋要抗一千五百多米左右的距离才能到中心点,来回一趟沙袋要走好久好久!其实这个时候,我和大家一样已经三天两夜没有休息了,就在抗沙袋的过程中,我遇见了反坦克连的一个电工,四川兵,王启,哎呀!有熟悉的人一起唠嗑,虽然对方不是女兵,但也有干活不累的感觉哟,嘿嘿!我和他结伴而行,一起扛了八九袋后,营长让我们休息一会。我到处找地方,雨还是一直在下,很大,看到个草堆,我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整个人放松下来就容易一下子睡过去。



    很不幸!!我睡过头了,好在当时留了半条腿伸在草堆外面。感觉有人在踢我的,我一骨碌从草堆里爬了出来,天已经蒙蒙亮了,但雨还是一如继往下个不停,叫醒我的是我不认识的一位团职干部,不是我部队的,因为在这个大坝上沈阳军区各个地方的部队都有。他对我说,赶紧找自己的部队,大坝马上就要决堤了,还不快走!一身冷汗和着雨水让我清醒了几分,四处找熟悉的面孔,还真让我找到了,反坦克连最后收尾,我赶紧跟上去,跟着他们一路急行,旁边,离我半米不到的大坝洪水翻滚的非常厉害,前面却一直是一条直线,似乎就没有终点,半小时的时间,我跌了无数跟头,泥土已经松软了,整个部队自发减负,我看到他们炊事班的锅都已经丢下,而我还背着一大袋粮食,有火腿,榨菜,面包,矿泉水等等,整个营部的伙食呢,铁锹丢了,我更容易跌跟头了,粮食也不要了,直接丢弃真舍不得,分给了路过的一些战士们,最终我也空空如也了,又连跑带滚的走了有一个多小时,始终看不到头,看着翻滚的江水似乎就要漫过沙袋了,有些绝望,当时就在想,真的在想。18岁的我估摸着要撂在这了。。。。。。

    虽然我是南方人,会一点游泳,但是肯定被不住这么大的洪水的。而且我还没有救生衣。也不知跑了多少个小时,终于看到前方有个小黑点。激动的无与伦比,这个时刻**出来的能量是巨大的,很快,我觉得非常快,我就看到了一座小山,几个连长也在山下,正在清理人数,看到我,连忙问营长教导员在哪里?我哪里知道!【后来才知道,这两位大神跟我反方面撤退,带着其他连队】山头一片片的坟地,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及这些,大家都一股脑的躺下睡觉,我也不例外,还找了个高点的当我的靠背了。。。。。。

    感觉睡了十几个小时,被叫醒了,一问才知道才过去十来分钟,再一看刚才走来的路,已经完全被洪水覆盖,看不到一丝影踪。只能说,我们这支部队运气真的太好了。跟着反坦克连继续爬山,找人家,大家要吃饭的呀,这个时候军民鱼水情展现的真的好,这个山村其实很穷,但村长还是组织全村人给我们很大的帮助。我因为和反坦克连其实不太熟悉,所以有的时候容易被边缘化,分配休息的地方时,我就吃亏了,老乡家里已经满了,只有一间,,,据他们了解来的消息,是个邪门的房屋,说什么曾经闹鬼还没人住,连灯都没有,我和五个兵还有在大坝上见到的王启,我们一起住了进去,讲真话,不告诉我这些,我不怕,告诉了我这个问题,思想就有点含糊了,总感觉有人在碰我,,,,,好在夜里忽然急行军,起来赶紧速度飞快离开这里。

    和我一起的王启,我们两个人冒雨走着,聊聊天心情也很舒畅。但。。。。当我们抬头的时候,才发现,周围没一个认识的士兵,一打听,当场石化,其他部队的,咱两跟别人走了,王启手上抱着一盒压缩饼干,我还有几袋子榨菜,没办法,两个人就这么的一路打听一路前行,我的鞋已经没了一只,只是用一个编织袋包装了起来,那个时间是我最快乐的!跟着王启,他一路讲解这个是烟丝,这个是什么植物,他知道的真挺多,四川人很是随和,直到现在二十多年了,我们还一直联系。

    吃了一盒压缩饼干,没有那种胀人的感觉,就当零食吃了,后来才知道,好在当时我们没矿泉水,如有,喝下去就得把俺们两胀死。第二天遇见个司务长,嘿嘿,跟我一个样,比我严重,他是两只脚都是编织袋,鞋早没了,哈哈。我们几个走了有三天,终于在一个集市上碰到以前我们部队调去独立旅的老教导员,老教导员看到我,很是舍不得,把他自己的一双鞋让勤务兵拿来给我穿上了,然后留我们吃了饭,送给我不少的火腿肠。给我们大概指了一个方向,就是我原部队的聚集点,这个老首长在我所知部队撤编的时候,特意来找我,让我去他那里跟着他,都跟我直接说了,去了先去干司务长。。。。。。但我当时挺幼稚的,就想回家。

    找到原部队,驻守在肇源县巴彦村,我去迟了,又没地方住,没办法只好住在猪圈旁边。一天,村长的闺女看我可怜,特意给我找了她家亲戚,让我搬过去,很是激动,晚上收拾好被褥,这个村子什么都好,就是狗多,走在小路上,忽然前面就有狗叫,紧跟着就一群狗叫,估摸着有十来条,把我团体围住,我有点慌乱,离我太近了,这个时候。。。。。。

  • 次在下半场

    2021/6/19 7:29:54

    去云南借住游玩一次经历,晚上清晰的看到一个人穿着黑袍还是披着黑披风 向巫师一样的感觉 在我床边 侧脸对着我嘴里还吐着青烟(我也是醉了)好吓人

    还有一次是睡午觉(侧卧) 床头不停的有人在床底下顶 把我的头顶的老高老高 他想出来的感觉

    我叫不出声 使劲了好久 终于能动清醒了

    翻了个身(平躺)我又睡着了 结果又来了 被压中眼睛睁开一个巨大的黑影(黑披风)站在我床尾 我md吓的马上闭眼

    还是叫不出声 还是使劲了好久 终于能动清醒了

    还不死心 翻个身又睡着了(佩服自己。。)又来了。。鬼也不死心啊

    好象被压习惯了我 就想着反正会过去的 我就想那个黑影还在不在 是不是的眯开眼看看 结果那个黑影一直都在呀

    不过不是站立着了 是侧躺着的样子了

    后来后来 我清醒了 慢慢睁开眼睛 看清了一切 原来是这个侧卧的黑影是电视机和我黑包的组合 眯着眼看还真吓人。。

    不过最开始看到的站立的那个 我无法解释。。



相关问题
热门推荐